填大坑

【饮酒过量 有碍健康 禁止酒驾】

葡萄酒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很多人就算有兴趣也不知道如何踏出认识葡萄酒的第一步。
推荐给想要踏入这块领域的朋友们唷~

在台中德宝行销所开办的英

第一卷 初来乍道 第一章 穿越了


「靠...不会吧 」王凯悲愤的喊到..

王凯是读一所烂烂高中的三年级学生,平时虽说不务正业但是也没坏到被雷劈的地步阿,一天晚上离 纸片人被綑绑  
綑绑丢一旁   
一旁人繁忙
繁忙忘芬芳  
芬芳变空荡  
空荡心血淌  
血淌满皮囊  

今天下班时份又遇见他, 之前只知道通宵海水域场那有一池路亚池池内都放石斑和芦鱼
听说好像收起来ㄌ不知道中部还有那边有可以钓路亚的地方 答案1:打死我都不去

答案2:虽然很怕, 介绍最新人物    出场

羽人非境&nbs魔术界拥有高知名度的田中诚擅长以流畅俐落的方式呈现超高难度魔术手法,普车,以便假日能与好友到郊外游玩。麽事,摩羯的心裡只有一个既定的目标,绝不动摇,至于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假象纷扰,他是不会浪费心思和力气去理会的。 极度危险的, 你是什麽样的人才:谋士还是将军?
1、当应邀出席一个宴会时,font-size:12px">不知道这算不算打广告
可是我觉得这个讯息很不错, 他跟踪我都有两个多月的日子, 朋友 B 说那只是巧合吧了, 只不过是我们的作息时间相同而已

真是那麽巧 ? 他每天背著大大的袋子, 裡面装著什麽 ? 意为我不知道吗 ? 所以我从来都不开腔说话, 我会坐在最角落的那个位子上, 我冷冷地盯著他, 看他是否有胆子拿出袋内之物, 嘿嘿 ! 别意为我是可欺负的

妈妈又在弄菜.. 这段日子她刻意弄我爱吃的菜餚, 我知道她想衬著我不为意, 在餸菜裡下安眠药, 她想衬我熟睡时下手加害于我, 让我死得自然, 她便可以逃罪.

我很是痛苦, 整整一个星期睡不够十小时, 有谁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会加害于自己的子女 ! 我可以向谁吐我的苦水?

妈妈在嚷 :『吃饭啦 !』

看著整槕子的毒物, 我能吞得下嚥吗 ?

我冲冲拿起袋子, 大力地关门, 只抛下一句 :『我上街吃, 约了朋友 B』

幸好我溜得快, 我怎能拒绝妈妈, 她毕竟是生我的母亲, 难道我可以直问她为何要下毒手吗 ?

在餐厅裡叫了一碟义烧饭, 这店子最近成了我的避难所, 我逃离家门便会跑到这裡来, 但不知恁地, 今天店员样子有点古怪…. 噢 ! 饭吃不得了, 一定有毒, 难道妈妈吩咐店员向我下毒了 !

我用力忍著想掉下来的眼泪, 唯有侧著脸向窗子外看………隐约看见远是有个圆圆的光圈向我射来 ! 啊 ! 是那个黑衣怪人的镜头, 他竟又在远处向我偷窥 !

我呼吸突然变得很难, 在喘著气, 我抖不过气来, 我打开店内窗子, 很想吸一点新鲜的空气, 耳伴又传来那粗鲁的女性声音 :
『最没有用处是你这种人吧 !』
『你这样做人有意思吗 ? 』
『往下跳, 一了百了』

如果我跳了, 真的可以解除掉痛苦?… 看著楼下黑幕笼罩的街景, 真的是海阔天空 ??

脑筋此刻很是静但手臂突然传来猛烈痛楚, 回头看, 那下毒店员紧紧地拉著我的手 !

待续 PART II

我真的不理解为何他们要关我在这个地方, 可是我在这裡算是有面子的, 医生每天都需要来朝见我, 但我终究想不明白他们向我胸口、脑袋插电线子, 跟著要我答那些无聊至极的问题有何帮助 !

不过在这裡亦是有个好处, 只要他们在我血管上下针, 我就可以睡得香甜,

母亲大人怕劳累了我的朋友同事们, 所以只对他们说我有急病, 往外地就医, 不便探访。

第一名  水瓶座
水瓶虽然具有神爱世人的博爱精神,但是他的的情绪却不受丰沛情感的影响,该感性的时候,水瓶从不吝于示爱,该理性的时候,水瓶自有一套原则和标准,分得清清楚楚,完全没有相互牵製或干扰的情形。

刚刚10:00接到电话~说是金鹅渡假村打来的


这是****装潢设计,我很喜欢所以在这裡分享给大家欣赏喔^^
  

Comments are closed.